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康中乾:魏晉玄學本體論建構完成于郭象    2019年11月26日 中國宗教學術網

“獨”顯然不是現象界的事與物,因為現象界沒有可言,只能是本體之謂。作為本體的是活的,即其在中。而獨化之可能在于其自身存在性結構,這使得它能在有無交互作用中得以生生不息地存在。所以,郭象的獨化論邏輯地整合和統一了其前的論和,從而完成了魏晉玄學關于宇宙本體論的建構任務。

 

東漢末,儒學經學因形式上一經之說至百萬余言的繁瑣和內容上由于讖緯迷信被欽定法典化而導致的荒誕不經,走向了沒落。但因儒學是封建社會的統治思想,故經學又不能不要,這就有了援道入儒的對經學的思想革新和改造活動,其結果就是魏晉玄學的產生。

 

王弼以“無”為本

 

魏晉玄學的思想開端是曹魏正始年間以王弼為代表的“無”本論。王弼認為天地萬物之所以存在,其依據就是。筆者以為,“是接著老子的而言的,是對老子的本原性的表征和詮釋。老子已有本論思想,然而,當人為地以為本體時,這就對本身提出了規定和要求,有什么質性、功能等屬性來作本體?在老子那里,“是超感性的存在,這就是視之不見名曰夷之謂。既是超感性的,那它當為理性、思想上的存在。而且,存在于理性上的必有抽象性、普遍性。正是的抽象性,才使得它有囊括天地萬物的功能和作用,才能將天地萬物包攬住、統轄住。王弼在《老子指略》中正是詮釋、發揮了老子的抽象性等特性,:“無形無名者,萬物之宗也。不溫不涼,不宮不商。聽之不可得而聞,視之不可得而彰,體之不可得而知,味之不可得而嘗。……故能為品物之宗主,苞通天地,靡使不經也。若溫也則不能涼矣,宮也則不能商矣。形必有所分,聲必有所屬。可見,只有那種無形無名無狀無象的普遍、抽象者,才能統轄住天地萬物,才能有資格充當本原、本體。這種無形無名無狀無象的屬性就簡稱為。所以,王弼的本論與老子的本論是相通的,這正是老子“道”論在魏晉時代的新發揮。

 

從理論上說,“本論作為一種思想體系含有邏輯矛盾,這就是的抽象性與具體性之矛盾。作為的抽象性等屬性的表征,當然可以成立;但這個要作為本體,一定要與萬物相關聯,這就邏輯地要求著的具體性維度。故王弼說象而形者,非大象也;音而聲者,非大音也。然則四象不形,則大象無以暢;五音不聲,則大音無以至。所以王弼在論述本論時,有時說以無為體”,有時又說以無為用。這正體現了王弼本論自身抽象與具體的邏輯矛盾。

 

但正是在“無”自身矛盾的推動下,這個才有了發展、展開的源泉和動力;同時也邏輯地決定了本論之演化的理路,即向抽象性一途趨進和向具體性一途趨進。當這兩途走完而壽終正寢后,再邏輯地在超越中將抽象與具體予以整合。這就是從以王弼論為代表的正始玄學開始的整個魏晉玄學的思想發展歷程。

 

郭象整合了“無”本論的矛盾

 

正始玄學后,魏晉玄學經過竹林玄學的“自然”論和裴頠的“有”論,至郭象的“獨化”論而達峰巔。以嵇康、阮籍為代表的竹林賢士們喊出“越名教而任自然”的口號。這個“自然”雖有本原、本體的意義和思想價值,但只能是一種純抽象的精神、思想領域的遨游。可以看出,竹林玄學的“自然”論接的是王弼“無”論中的抽象性、普遍性之維度。這一方面使得“無”論中的抽象性維度得到展開和落實,同時卻使這種抽象性純粹化而壽終正寢了。這正是竹林玄學的思想貢獻之所在。

 

裴頠的“有”論邏輯地接上了王弼“無”論中具體性之維度。裴頠在《崇有論》中開宗明義地說“夫總混群本,宗極之道也”,這就將玄學致思的方向導向了現象界的眾有上。以“有”為本邏輯上會產生一個根本性的問題,即眾有是如何有的,而裴頠的《崇有論》的主要思想貢獻正在于論述了這個問題。他認為,現象界不是也根本沒有一個獨一無二的東西存在,一物的存在必然和必須以它之外的他物為前提條件,這樣一來一物與他物就構成了一個存在構架,在這個存在構架中一物和他物均可現實地存在。世上的事事物物本來就是一存在構架,故可以在相互依賴中同存共在。總之,在裴頠那里,“有”乃眾有,眾有相互依賴而構成一存在構架。然而,眾有何以能依賴和要依賴呢?裴頠未探討、論述此問題,他只就眾有之間的現象存在而論述之。所以,裴頠的“有”論完全落在了現象上,這正是對王弼“無”論中所蘊含的具體性維度的落實和展開,但這也正好終結了這一維度。

 

可見,無論是竹林玄學的“自然”論還是裴頠玄學的“有”論,都只是承接、展開了王弼“無”論中抽象性與具體性之矛盾的一個方面,而并未能整合、化解這一矛盾。但矛盾之展開是其化解的前提條件。正是在這些思想的基礎上,郭象玄學邏輯地整合、解決了“無”本體的抽象性與具體性的矛盾,成就了他的“獨化”本體論。

 

郭象對他之前的“無”、“有”之類的本體作了認真自覺的考察,指出單一的“無”和單一的“有”均有所偏,都不能作天地萬物之存在的本原、本體。何為本體?郭象說:“是以涉有物之域,雖復罔兩,未有不獨化于玄冥者也。”這就是“獨化”本體論。“獨”顯然不是現象界的事與物,因為現象界沒有“獨”可言,只能是本體之謂。作為本體的“獨”是活的,即其在“化”中。而“獨化”之可能在于其自身存在“有—無”性結構,這使得它能在有無交互作用中得以生生不息地存在。所以,郭象的“獨化”論邏輯地整合和統一了其前的“無”論和“有”論,從而完成了魏晉玄學關于宇宙本體論的建構任務。

 

魏晉玄學是本體之學,討論的是天地萬物之存在的本原、本體問題。玄學的這一本體思想在中國哲學思想發展中有重要意義。一個有文化的文明民族倘若沒有形而上學或本體論之思想,它就沒有了靈魂。就犖犖大端言,先秦哲學在其社會政治性質和形式下攤出了形而上的本體問題,這在孔子的“仁”和老莊的“道”處有表現。至兩漢,在經學形式下討論了宇宙生成論問題,這是宇宙本體問題的必要準備和思想開端。魏晉玄學正式、積極地討論了形而上的本體問題。隋唐佛學,探討和逼出了心性本體問題。至宋明理學,終于成就了倫理學本體倫的思想理論,這正是漢代將儒學定于一尊后所要求的必然的哲學結果。可以說,中國傳統哲學思想的演進、發展過程就是中華民族形而上的本體思想之發展、成熟的過程。

 

(作者單位:陜西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來源:2017711日《中國社會科學報》)

 

(編輯:許津然)


免責聲明
  • 1.來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場,其觀點供讀者參考。
  • 2.文章來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為本站寫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權歸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經我站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及營利性性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歡迎非營利性電子刊物、網站轉載,但須清楚注明出處及鏈接(URL)。
  • 3.除本站寫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來自網上收集,均已注明來源,其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權益的地方,請聯系我們,我們將馬上進行處理,謝謝。
收藏本頁 】 【 打印 】 【 關閉

主辦: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協辦: 佛教在線(www.fjnet.com)

內容與技術支持: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網絡信息中心

聯系人:霍群英 李文彬 電子郵箱: zjxsw@cass.org.cn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建國門內大街5號844房間    郵編:100732

電話:(010)85196408

任我橹在线视频,任我鲁这里有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