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朱維群:為什么“宗教信徒入黨”行不通   中國宗教學術網 2017年1月25日

《世界宗教研究》雜志2016年第一期以首篇位置刊登題為“論積極引導宗教的現實意義”的長篇文章。文中一方面表示認同“共產黨員不能信教”,另一方面又倡言“宗教信徒可以入黨”。該文作者是著名宗教學學者,所以文章一出就受到學界廣泛關注。一些學者對此觀點提出批評,而該文作者隨后也發出反批評。

 

“信徒可以入黨”同“黨員不能信教”能并行不悖嗎

 

將“信徒可以入黨”和“黨員不能信教”二者同時施行于中國共產黨,在邏輯上是無法說通的,在工作上是無法操作的。因為在吸收宗教信徒加入黨組織的那一刻,問題就變成了黨內允許宗教信徒合法存在,變成了黨員可以信教,“黨員不能信教”原則已遭否定。如果一定要說,“信徒可以入黨”同“黨員可以信教”二者有所區別,那么也僅僅在于具體的人是先入教還是先入黨。

 

作為政策,二者的結果完全一樣,那就是宗教合法進入黨內,唯心主義世界觀、有神論在黨內合法存在,由此必然導致辯證唯物主義作為黨的指導思想的哲學基礎的地位喪失,黨在組織上高度集中統一的優勢動搖,黨的宗教工作從無神論者對有神論者的工作,至少一部分變成有神論者之間的事情。這些年來,一些地方由于治黨不嚴,一些黨員轉向宗教尋求精神慰藉和支撐,甚至成為事實上的宗教徒,以上消極現象已經不同程度發生,極大削弱了黨組織的凝聚力和戰斗力。

 

今年4月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再一次嚴肅批評“黨員可以信教”的錯誤觀點,并鄭重明確指出,共產黨員絕不能在宗教中尋找自己的價值和信念,并特別強調共產黨員不能信教是政治紀律。毫無疑問,這里的“絕不能”既是針對黨員信仰宗教的,也是針對宗教信徒入黨的,因為后者“在宗教中尋找自己的價值和信念”這一點上,同前者沒有任何區別。黨的這一紀律,不可能只對一部分黨員有效,而對另一部分黨員無效。

 

怎樣看待“黨章和黨的文件并沒有明確規定‘信徒不能入黨’”

 

“意義”一文作者在反批評中強調,“黨章和黨的文件并沒有明確規定‘信徒不能入黨’。因此,這一說法并沒有違背黨的紀律”。

 

的確,黨章沒有明確寫著“信徒不能入黨”。但是黨章同樣也沒有寫著“黨員不能信教”,那么“意義”一文作者是否打算據此再發起一場“黨員能不能信教”的“研討”呢?黨章作為全黨理論、思想和行動的最高章程,不可能事無大小,一一點到。黨的組織和黨員踐行黨章,在很多情況下要靠對黨章精神的正確理解和同實際工作的緊密結合。就“信徒能不能入黨”問題來說,黨章的態度已經包含在更高層面的表述之中。

 

黨章指出,“中國共產黨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作為自己的行動指南。”眾所周知,這一行動指南無論在哪個發展階段上,其世界觀基礎都是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而無神論又是這一世界觀的基礎性組成部分。黨章同時指出,“中國共產黨黨員是中國工人階級的有共產主義覺悟的先鋒戰士。”眾所周知,“共產主義覺悟”同宗教信仰分屬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兩大世界觀陣營,二者無法兼容。堅持黨的行動指南,堅持對黨員的“共產主義覺悟”的要求,其中就包含了“黨員不能信教”,當然也包含了“信徒不能入黨”。

 

至于“黨的文件”,更早的不說,自1982年《關于我國社會主義時期宗教問題的基本觀點和基本政策》明確“共產黨員不得信仰宗教”以來,中央文件已多次重申同樣原則。大概是因為數十年來還沒有人提出過“信徒可以入黨”的政策建議,所以黨的文件自然也沒有就此作出專門回應的必要。但是,相關政策已經在“黨員不能信教”原則中得到清楚的表明。黨的文件從來也沒有在政策上給“信徒可以入黨”留下可以商量的空間。

 

怎樣看待“列寧關于信徒和司祭可以入黨”的觀點

 

的確,列寧在十月革命前所著《社會主義和宗教》(1905年)等文中講過“不禁止基督教徒和信奉上帝的人加入我們的黨”。列寧提出這一觀點是同馬克思主義對待宗教問題的基本態度聯系在一起的,也是同當時俄國社會民主黨所處具體環境聯系在一起的。

 

全面地看,列寧有關這個問題有著詳細的論述。在列寧那里,“信徒可以入黨”并不是工人階級政黨的一般的普遍適用性原則,而是在當時俄國具體條件下的一項特殊措施,同時還附加了很多嚴格的條件。列寧當時就指出,在司祭能不能入黨問題上,由于西歐特殊的歷史條件,西歐社會民主黨的回答與俄國社會民主黨的回答也可以不一致,“不能一成不變地在任何情況下都宣布說司祭不能成為社會民主黨黨員,但是也不能一成不變地提出相反的規定”。脫離當時俄國社會民主黨所處的具體環境,置列寧關于同一切利用宗教愚弄工人的行為進行斗爭的大量言論于不顧,將其豐富的思想簡單歸納為“信徒可以入黨”,不僅無助人們正確了解列寧的觀點,而且可能造成列寧自相矛盾的印象。列寧這一觀點所體現出的將政治上的堅定性與策略上的靈活性緊密結合的思考方式,對于我們做好今天的宗教工作仍然具有啟示意義。但是,將其作為一百多年后中國共產黨在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條件下思想和組織建設的一般性原則,則是有違科學研究態度的。

 

怎樣看待“周恩來關于允許宗教徒入黨”的論述

 

“意義”一文的作者為了證明“信徒可以入黨”的合理性,特意兩次引用周恩來在建國初期一篇文章中的一段話,“如維吾爾族人,覺得共產黨好,有的要求加入共產黨,但他的宗教信仰一時又不愿放棄,我們便可以允許他加入,在政治上鼓勵他進步,在思想上幫助他改造,否則會影響他前進。”但是“意義”作者在這里又有意無意忽略了1950年周恩來講這段話的背景。

 

1984年由中共中央統戰部和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共同出版的《周恩來統一戰線文選》對這篇文章作了比較準確、完整的注釋。注釋清楚表明,周恩來這段話是針對新中國建立初期一些多數人口信教的少數民族地區特殊情況講的,并不是全黨通行的一般性政策。就全黨的指導思想來說,周恩來在建國初期,就已經鮮明指出,“共產黨里面的思想就只能是馬列主義的思想。如果在共產黨里面允許別種思想存在,共產黨就不能成為國家的領導黨,我們的國家就失掉前進的方向了”。

 

這個注釋也表明,隨著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的發展,隨著廣大少數民族出身的黨員政治覺悟和科學文化素質的提高,中央對他們世界觀的要求同解放初期相比,不是同非少數民族出身的黨員差距擴大,而是更趨一致。

 

這次全國宗教工作會議重申,共產黨員要做堅定的馬克思主義無神論者,嚴格遵守黨章規定,堅持共產主義理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信念,牢記黨的宗旨,不得信仰宗教,更不得傳播和發展宗教。這里根本沒有對黨員世界觀的要求作民族性的區分。

 

目前我們黨的黨員已發展到8000多萬,其中不可避免會有一些黨員不同程度受到宗教的影響,在世界觀問題上發生動搖。黨的方針是加強對他們的思想教育,幫助他們擺脫唯心主義宗教觀念的束縛,對經幫助教育后仍然沒有改變的,按照黨內有關規定予以處置,而不是對其中一部分人可以降低標準,遷就他們的錯誤。如果我們今天還簡單套用60多年前對一些少數民族成員入黨放寬世界觀要求的做法,甚至把這一做法當作一般政策運用于全黨,更像是一場倒退。

 

允許信徒入黨才是“三個自信”嗎

 

“意義”一文作者批評不贊成“宗教人士入黨”的人“太輕看了我們黨的執政能力,把我們黨想得太脆弱了,在此我們完全有必要展示我們黨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和組織自信”。言下之意,誰對“信徒入黨”持異議,誰就是“三個不自信”。這個觀點顯然過于武斷了。

 

回顧黨的歷史,黨在革命戰爭年代和現代化國家建設過程中取得的一切成就,毫無例外建立在運用辯證唯物主義認識并改造世界的基礎上。黨始終堅持對黨員進行無神論教育,并實行黨員不能信教的原則。在抗日戰爭最艱苦階段,毛澤東公開申明“共產黨員可以和某些唯心主義者甚至宗教徒建立在政治行動上的反帝反封建的統一戰線,但是決不能贊同他們的唯心論或宗教教義”。正是由于毫不動搖地堅持辯證唯物主義世界觀和方法論,使我們的黨找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發展道路,形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建立起實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目標的黨和國家的組織保障。難道時至今日,我們反而需要放棄或削弱辯證唯物主義世界觀的地位,通過引入唯心主義、有神論來證明和鞏固黨的“三個自信”嗎?與其說這是“自信”,不如說更像是“不自信”。

 

廣大宗教界人士寄希望于執政黨的是不斷提高理論和工作水平,把國家搞好,更好地實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并不是希望共產黨里多一些同他們一樣的宗教信徒。如果黨的世界觀統一性被瓦解,不僅真有可能出現“宗教團體異化、失控或被敵對勢力掌控的嚴重后果”,更嚴重的是可能產生黨被逐漸宗教化的危險。這才是我們黨和愛國宗教界需要共同警惕與防范的。

 

(作者是全國政協常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主任)

(來源:2016621日《環球時報》)

                                                          (編輯:霍群英)


免責聲明
  • 1.來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場,其觀點供讀者參考。
  • 2.文章來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為本站寫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權歸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經我站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及營利性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歡迎非營利性電子刊物、網站轉載,但須清楚注明出處及鏈接(URL)。
  • 3.除本站寫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來自網上收集,均已注明來源,其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權益的地方,請聯系我們,我們將馬上進行處理,謝謝。
收藏本頁】 【打印】 【關閉
⊕相關報道

主辦: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內容與技術支持: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網絡信息中心

聯系人:許津然  電子郵箱: zjxsw@cass.org.cn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建國門內大街5號859房間    郵編:100732

電話:(010)85195477

任我橹在线视频,任我鲁这里有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