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那航碩:《戒壇圖經》與佛寺建筑中國化   2019年7月2日 中國宗教學術網

 

佛教戒壇是舉行授受戒律儀式的場所。據《釋氏要覽》記載,戒壇始自天竺樓至菩薩請筑戒壇,為比丘授戒,得到佛陀同意,于是在祇園精舍外院建戒壇。隨著佛教戒律經典及儀式的傳入,中國也陸續建立戒壇。據《比丘尼傳·晉竹林寺凈檢尼傳》的記載,東晉升平元年(357),沙門曇摩羯多于洛陽立戒壇。這是中國寺院設立戒壇見于文獻之始。

 

最初戒壇的設立比較簡單。而隨著戒壇建立得越多,戒壇形式也日漸莊重。在唐代以前,戒壇大都按照古印度的方法來構筑,具體規制依據天竺、西域僧人所傳和律典的記述。唐乾封二年(667),律宗高僧道宣在長安凈業寺創立戒壇,并撰寫繪制《關中創立戒壇圖經》(簡稱《戒壇圖經》),闡述戒壇形制的來源、依據、儀式、造型、尺度、材料等問題,依據中國文化特點,對戒壇和儀式既有繼承,又有創新。此舉得到國家的認可,成為戒壇的定式。而史籍上為了將其與傳統的戒壇構筑和儀式相區別,將根據《戒壇圖經》的思想和方法而建筑的戒壇和設計的儀式統稱為新法

 

 

《戒壇圖經》對戒壇規制有詳細的描述:三層壇,下壇四方寬二十九點八尺,高九尺。中壇四方寬二十三尺,高四點五尺。上壇四邊寬七尺,高二寸,上面供奉佛舍利塔。這種形制參考了中國古代祭壇的設計元素,也可以說是中國化的佛教戒壇建筑。

 

唐代對中國佛教戒壇定式的貢獻很大。一方面,由于唐代帝王對佛教戒壇十分重視:唐太宗年間,皇帝于宮內開戒壇(所謂內臨壇);唐代宗有《戒壇敕》,說戒分律儀,釋門宏范。用申獎導,俾廣勝因。允在嚴持,煩于申謝,強調戒壇的重要性。另一方面,由于道宣一生嚴持凈戒,精研戒律,他的律宗思想在當時流傳于整個佛教界,盛名甚至遠播西域。此后的律家幾乎都以他的著作為標準。因此,他所撰寫繪制的《戒壇圖經》作為中國佛教立壇傳戒的概論性典籍得到廣泛認可,對于規范后世中國佛教的傳戒思想、儀式等都產生了極其重要的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戒壇圖經》對中國佛教寺院建筑提出了新的構想。

 

《戒壇圖經》在戒壇高下廣狹一章中,描述了中天竺祇洹寺六十四院的建筑形制,并指出不同建筑的宗教意義。按照宋·贊寧所撰《僧史略》記載,這是道宣感長眉僧(賓頭廬)所撰寫,實際上是道宣心目中理想的佛教寺院建筑形制,這對后世中國佛教建筑產生了重要影響。

 

《戒壇圖經》描繪的理想佛寺建筑是:總有六十四院。通衢大巷南有二十六院,分布于三門左右:大院西門之右六院,東門之左七院,中門之右七院,中門之左六院。繞佛院外有十九院:中院東門之左七院。中院北有六院。中院西有六院。正中佛院之內有十九院。(參見傅熹年等:《中國古代建筑史》)

 

這種設計很多都是中國佛寺建筑特有的:比如,佛寺的總入口設立外門,外門兩邊各有東門與西門,這也是后世的三門(山門);除了中院之外(佛寺中軸線上的院落,包括佛殿、佛塔、戒壇、佛閣等重要建筑),設立種類繁多的別院,代表佛寺的性質以及所屬的佛教宗派,而宗派佛教的出現是中國佛教特有的現象,因此這種形制在古印度佛教寺院中是沒有的;中院的后面設佛閣,用于安立大型佛像,佛殿的前端設鐘樓和經樓,這樣使佛殿成為寺院的中心;寺院圍以廊院,廊院的正面是山門;佛寺由多達數十座獨立院落構成。佛區和眾多別院形成一個個具有相對獨立和完整性的功能和空間模塊。然后按照大致功能屬性進行分布……最終形成了一種方陣式的功能模塊化佛寺布局。(漆山:《學修體系思想下的中國漢傳佛寺空間格局研究》)

 

 

《戒壇圖經》改變了古印度佛寺建筑以佛塔為中心的格局,此后中國佛寺建筑變為以佛殿為中心,塔寺并存重重庭院的布局形式。在《戒壇圖經》中,塔的位置已經在佛殿后,佛殿的地位突出(所謂前殿后塔)。此后,塔逐漸退居到后面或一側,自成一院。大致而言,從空間布局上說,后來中國佛寺建筑在整體殿堂院落的配置方面基本上就是依照《戒壇圖經》的模式。

 

根據史籍和考古資料,《戒壇圖經》所描述的佛寺格局在唐代寺院建設中廣為流行。普通寺院經常都有數院至十數院,大型的寺院則可多達數十至上百院,比如,《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記載,大慈恩寺凡有十院,屋四千余間,《長安志》記載,章敬寺總四千一百三十余間,四十八院等。這一模式在也傳至日本。道宣模式作為建設日本佛寺和佛塔的范本,具有無可估量的價值。(宗覺:《祇垣圖經·序》)

 

 

《戒壇圖經》所描繪的寺院布局,對于獨院來講可以形成強烈的藝術特色,但是對于很多院落的組群布局則顯得過于分散,因此后來逐漸被中軸線式布局所替代。到南宋時期,典型的禪宗寺院就演變為伽藍七堂式。其中的山門、佛殿、法堂等建筑都是居中縱向展開,左右有僧舍等建筑。到明清時期,佛教寺院更加規整化,大多依中軸對稱地布置山門、鐘鼓樓、天王殿、大雄寶殿、配殿、藏經樓等,塔已較少,最終形成了現今留存的中國佛教寺院建筑模式。而《戒壇圖經》無疑是這一建筑模式的發端。

 

佛寺建筑的中國化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是在唐代,佛寺在形制上已經基本定型。這種多院落的布局模式體現了中國傳統建筑的觀念和特點。由此,佛教建筑文化融入中國傳統建筑體系之中,成為中國傳統建筑的重要組成部分。

 

(作者系東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博士)

(來源:《中國宗教》2018年第12期)

(編輯:霍群英)


免責聲明
  • 1.來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場,其觀點供讀者參考。
  • 2.文章來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為本站寫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權歸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經我站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及營利性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歡迎非營利性電子刊物、網站轉載,但須清楚注明出處及鏈接(URL)。
  • 3.除本站寫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來自網上收集,均已注明來源,其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權益的地方,請聯系我們,我們將馬上進行處理,謝謝。
收藏本頁】 【打印】 【關閉
⊕相關報道

主辦: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內容與技術支持: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網絡信息中心

聯系人:許津然  電子郵箱: zjxsw@cass.org.cn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建國門內大街5號859房間    郵編:100732

電話:(010)85195477

任我橹在线视频,任我鲁这里有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