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李林:“去極端化”十策   2019年7月29日 中國宗教學術網

本文通過梳理、總結國內外反對宗教極端主義的做法、主張和經驗,提出“去極端化”十策。

 

一、國外經驗與國內情況相結合。世界各國根據各自國情出臺過不少反對宗教極端主義的政策與主張。我們了解其他國家“去極端化”經驗應立足我國國情,實現“去極端化”亦應中國化,不可盲目照搬。具體途徑是,總結相關國家反對宗教極端主義采取的舉措,再結合我國的國情進行消化吸收,最終提出符合我國國情的對策建議。

 

例如,由于復雜的國內外形勢,個別國家政府對待宗教極端主義的態度不是從一開始就嚴厲打擊,而是根據國內外局勢在不同時期有所變化,這與其特殊國情有關。我國的國情與之不同。我國政府始終將依法打擊“三股勢力”放在事關國家安全、邊疆穩定和國際責任的高度,反對宗教極端主義始終堅持不懈。與此同時,一些中東和東南亞國家所采取的“去極端化”措施,也具有普遍意義和可操作性,應積極借鑒。

 

二、硬性措施和軟性措施相結合。“硬性措施”是指利用物質和技術手段,對宗教極端組織的人員、武器、資金、信息等予以打擊。“軟性措施”是指從思想上防止宗教極端思想的滲透和傳播。就我國的具體情況而言,維護思想安全,防止宗教極端思想滲透的主要手段有:1.加強對宗教教職人員的培訓,擴展教職人員接觸主流價值的渠道,加強解經工作,打擊歪理邪說,增強思想免疫力。2.由于近年來網絡成為宗教極端思想傳播的主要渠道,因此,加強對網絡傳播宗教極端思想的管理,是軟性措施的一個重點。目前,我國已出臺相關法律法規,加大對網絡傳播宗教極端思想的管理力度。

 

三、法律制裁和武力打擊相結合。一方面,堅持依法嚴厲打擊暴力恐怖犯罪活動,要保持對暴力恐怖犯罪的嚴打高壓態勢,形成強大威懾力。另一方面,針對宗教極端主義設立相關法律法規,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例如,沙特等阿拉伯國家制定了專門的反恐法,為反對極端主義、打擊恐怖主義提供法律依據。我國已于20151227日出臺了《反恐法》,使得“去極端化”具有了明確的法律依據。

 

當前世界各國針對宗教極端主義立法的情況大致可分為兩類:第一類是針對宗教極端主義表現出的行為及其所造成的社會危害進行立法,但法律條文中對此類行為不稱為“宗教極端主義”,而是冠以“恐怖主義”或其他具體稱謂,此類情況較為多見。第二類是針對宗教極端主義進行立法,這一類情況目前尚屬少數。其特征在于,法規中明確出現“宗教極端主義”字樣,并且對何謂宗教極端主義做出明確定義。

 

我國《反恐法》在反對宗教極端主義時,采取了“模糊定義”的方式。同時,雖未直接對什么是“極端主義”做出定義,但《反恐法》第八十一條列舉了極端主義的具體表現。這樣既避免了因對何謂“極端主義”認識不同而爭訟不休,同時又指明了哪些行為屬于極端主義。

 

四、打擊少數與團結多數相結合。在嚴厲打擊宗教極端主義的同時,應正確區分合法宗教活動與非法宗教活動,從根本上消除宗教極端主義的生存土壤。在堅決打擊具有分裂性質、暴力特征與政治訴求的極端主義的同時,更要積極引導各族信教群眾形成國家認同。警惕打擊面過寬,將社會矛盾激化和升級為民族矛盾、宗教矛盾。

 

從總體看,絕大多數中國穆斯林的宗教信仰與國家認同不是對立關系。特別是在內地,已形成了以中國化為特征的“中國伊斯蘭傳統”。政治上強調愛國,文化上與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成為中國社會組成部分。從國際社會經驗看,“去極端化”取得成功的一個關鍵,是贏得信教群眾的支持。通過宣傳教育,使其認識到宗教極端主義實質是“打著宗教旗號的極端主義”,而不是真正的宗教。要讓信教群眾認清:宗教極端主義是對宗教的歪曲和利用,廣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是宗教極端主義的直接受害者,從而自覺抵御宗教極端主義。

 

五、治標與治本相結合。黨的十八大以來,從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到黨的十九大,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民族宗教工作的系列講話,構成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民族宗教篇。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大報告指出,發揮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在促進經濟社會發展中的積極作用。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指出,做好黨的宗教工作,把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堅持好,關鍵是要在“導”上想得深、看得透、把得準,做到“導”之有方、“導”之有力、“導”之有效,牢牢掌握宗教工作主動權。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全面貫徹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堅持我國宗教的中國化方向,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

 

不僅要在促進經濟社會發展中發揮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的積極作用,在反對宗教極端主義的過程中也應注重發揮其積極作用。在“去極端化”工作中,應當借助宗教作為社會和文化資源的影響力,重視開展伊斯蘭教解經工作。認識到宗教是一種文化資源,可以消除極端思想可能帶來的危害與存在土壤。

 

堅持宗教中國化方向,是“去極端化”和抵御境外思想滲透的治本之策。具體而言,包括:弘揚伊斯蘭教中國化的優秀傳統,并結合實踐與時俱進;構建新時代中國特色經學思想體系等。

 

六、短期打擊與長期治理相結合。“長期治理”是指從保證社會穩定、經濟發展、長治久安的角度瓦解宗教極端主義的生存土壤。具體措施包括:發揚內地伊斯蘭教的中國化經驗,積極引導伊斯蘭教完成中國化過程。推動伊斯蘭教的現代化,也是從根本上解決宗教極端主義的必要措施,一個主要目標是實現伊斯蘭教從傳統到現代的轉型。

 

中國穆斯林有能力以現代方式、中國規矩,處理好國法與教規的關系。政府應采取合理、穩健的方式積極引導。學術界也應參與到這一工作中來。

 

七、事先預防與事后轉化相結合。以往對宗教極端主義的治理,注重事先預防和打擊暴力恐怖犯罪,而往往忽視了對參與者的事后轉化工作。對于宗教極端組織和活動的參與者,應根據情節嚴重程度和認罪態度做出恰當區分,對于其中情節較輕、態度較好者可以通過社會輔導等工作,使其回歸社會。

 

八、國內治理與國際合作相結合。近年來,宗教極端主義在國際上甚囂塵上,嚴重危害國家安全和領土完整,危害社會正常秩序,破壞民族團結,影響合法宗教的社會聲譽。因此,反對宗教極端主義已成為國際社會的共識。與此同時,宗教極端主義往往具有跨國活動的特點,必須通過國家與國家、政府與政府的雙邊與多邊合作才能根除。

 

國際合作機制的有效運作可以大大遏制跨國恐怖活動。同時還應注意到,反對宗教極端主義與國際政治大氣候密不可分。各國基于現實利益考量,在判斷上有分歧。因此,在加強國內治理的同時,必須注意到國際合作是清除宗教極端主義的必要條件,否則無法根除。

 

九、政府與民間相結合。“政府與民間結合”包括以下三個方面:一是國家層面的政府與民間相結合,指除了在政府機構中設立專門的宗教管理部門之外,同時注重發揮宗教組織的積極作用。二是國際層面的政府與民間相結合,指各國政府與跨國際的國際組織或非政府組織相結合。目前,伊斯蘭國家多以現存的伊斯蘭合作組織、阿盟、海合會等地區跨國組織為平臺,通過簽訂公約或組建專門機構實現合作。三是社會層面的政府與民間相結合,指帶有官方性質或半官方的宗教組織與民間組織相結合。

 

十、實體和網絡相結合。與以往傳播方式不同的是,互聯網傳播使得宗教本身發生了變化。宗教不再必須依賴實體化社會組織或表達形式,而是借助網絡的形式構建虛擬的信仰空間和宗教社區實現傳播。因此,不僅需要在現實中打擊宗教極端主義,更需要在網絡空間進行打擊,包括:凈化網絡環境,對極端宗教思想進行“技術過濾”;強化網絡立法,對網上的宗教極端言論、視頻依法進行治理;消化網絡蠱惑,利用互聯網感化、消解宗教極端主義的負面影響。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伊斯蘭教研究室主任)

(來源:《中國宗教》2018年第6期)

 

(編輯:許津然)


免責聲明
  • 1.來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場,其觀點供讀者參考。
  • 2.文章來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為本站寫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權歸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經我站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刊物及營利性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歡迎非營利性電子刊物、網站轉載,但須清楚注明出處及鏈接(URL)。
  • 3.除本站寫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來自網上收集,均已注明來源,其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權益的地方,請聯系我們,我們將馬上進行處理,謝謝。
收藏本頁】 【打印】 【關閉
⊕相關報道

主辦: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內容與技術支持: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網絡信息中心

聯系人:許津然  電子郵箱: zjxsw@cass.org.cn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建國門內大街5號859房間    郵編:100732

電話:(010)85195477

任我橹在线视频,任我鲁这里有精品视频